最後的詩篇最後的詩篇 1981年8月6日(四)農曆七月七日 【藍翎】在下午五點鐘,逕自等在【飛絮】工讀的公司大門口。 【飛絮】已經忘了當辦公室出租時的情境和對白;相信以【飛絮】超「矜」的個性,一定是故作落落大方,才會接受劈腿的前男友冒然的邀約。 兩個分手的前戀人,在七夕去西買屋門町的【白雪戲院】看了一齣文藝戰爭片-【歸鄉】;內容演些什麼?年代已太久遠,【飛絮】早忘了。 看完電影,【藍翎】致贈了一張作業紙景觀設計給【飛絮】,那是他前一晚寫的詞-「一翦梅」(其實不合格律),算是分手情人節禮物吧! 【飛絮】自被劈腿以來,表面上都佯裝得很不在乎建築設計。算是為了維持自尊而表現出高傲冷漠的模樣,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被傷得千瘡百孔的內心世界。 【藍翎】的贈詩,是【飛絮】的療傷禮物,至少借貸他還會為【飛絮】寫詩,不是嗎?所以,【飛絮】一直珍藏著它。(可不是?將近30年了,還留著) 無須等到夜深人靜,隨時都將它捧在手上票貼,每字每句都嵌進心底。總是在雙眸潰堤時,才慌亂地搵乾淚漬。 但是,【飛絮】回詞中明確又斷然地告訴【藍翎】:往者已矣!相信聰穎的他長灘島也清楚【飛絮】的決意。 從那闋詞以後,【藍翎】沒再贈詩給【飛絮】了。曾經,某個雨天放學的路上,【藍翎】濕淋淋地闖進【飛絮】的傘下吳哥窟。【飛絮】仍是很「矜」,兩人一路無言地(或是談過什麼?)併肩走過中山南路、忠孝西路,護送他上公車後,才黯然地獨自走回家。 一年多帛琉後,【藍翎】在他生日那天,和別班的女同學去外雙溪烤肉,發生意外事故。 之後,再也不能收到【藍翎】的贈禮,也沒有任何人為【飛絮】寫禮服詩。
創作者介紹

pk63pkvrk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